《柏林諜變》:我替你療傷

r44h2fhg5

《柏林》的動作戲寫實痛快,故事內容不少懸疑,導演柳承元透過動作場面展見自己對於場面調度的能力,連人摔到地上一連串的鏡頭都拿捏得精準,但是更加吸引我的原因,其實是導演還說了一段婚姻趣事,特別是妻子的角色。

河正宇與全智賢所飾演的北韓夫妻,在本質上是一個男尊女卑的保守家庭,加上丈夫又是黨內成員,事事除了男性做主,還得黨內做主,黨內給的指令是一切,不可違抗,妻子也得照辦,就像河正宇對全智賢的態度,所以全智賢始終處於弱勢。導演利用簡單的鏡位和光源來增強角色的設定,他們逃跑前的三場對戲主要刻劃夫妻關係與互動模式;兩個特寫主要是妻子對婚姻的不安;兩場對戲主要描寫兩人的愛護與情意。

2-2

逃跑前的三場對戲

全智賢在這三場戲說話聲都比較小聲,河正宇剛好相反。第一次全智賢回家,鏡頭從她的斜背後往深處拍攝,她在鏡頭裡肩膀以上的面貌是清楚的,因為身後左上方有燈光;而河正宇在鏡頭的深處,坐在暗處的桌子前,只有桌上檯燈的光照出身體的輪廓,其餘都是黑色。一明一暗,彷彿在突顯男性權威的恐怖。

第二場吃飯戲,全智賢吃飯的姿勢比較內縮,河正宇卻是雙手張開抓住桌緣,彷彿要控制某物(或人,妻子)。由於河正宇開始懷疑妻子是間諜,於是說:「我們雖然很窮,但是我相信,我們可以堂堂正正的活著。」說完轉身走掉,而全智賢靠在椅背上,這個鏡頭可以看到她吞了口水,用鼻子輕聲呼氣,彷彿有苦說不出,表達無奈。

全智賢第二次回家,還是從斜背後拍,全智賢因為身後的光,所以面貌仍是清楚;而河正宇依舊處在暗處,直到走出來後(靠近鏡頭),突然大聲說話,這時他的半邊臉才有光,到了這段,全智賢才把懷孕的事情告訴河正宇。後來河正宇給全智賢看偷拍影片,這時全智賢是坐著,河正宇站著,鏡頭從全智賢的角度由下往上拍河正宇的正面,營造尊貴的感覺。

兩個特寫鏡頭

兩個鏡頭都是特寫全智賢右手摸左手無名指的戒指,第一場是她擔任公館大使(黨內成員)的翻譯,會面一個德國的官員,大使命令她「招待」官員(可能是性行為),這時雖然戒指在會面前已卸下,但她還是摸著指節。因為這個命令無法拒絕,所以對她來說即使深愛著河正宇,還是感到非常不安,好像背叛了他一樣。這也是為什麼全智賢不敢告訴河正宇,因為全智賢怕誤他會肚子裡不是彼此的孩子。

第二場是全智賢謊報要去圖書館,她和河正宇對話完又摸了一次戒指,可以推測她在焦慮或不安的情況下會摸戒指,也代表她其實重視婚姻,卻只好隱埋事實和欺騙。實際上她要去婦產科,但當時丈夫還不知情,而且又有傳言指出妻子是間諜,所以跟蹤她。

兩場對戲

兩人已經逃往飯店,在廁所療傷。剛開始河正宇先背對全智賢,也就是面相鏡子,而全智賢在背後擦拭傷口,這時鏡頭是全智賢一邊擦拭,一邊面露擔憂的表情;而鏡頭透過河正宇看著鏡子,反射全智賢擔憂的表情。之後河正宇轉身面對全智賢,全智賢的神情變成不開心,又用鼻子輕聲呼氣,雖然不忍看見丈夫的傷口,但被丈夫懷疑,還是非常失望。這裡完全沒有台詞,只靠動作、表情和眼神就傳達出夫妻間的深情,超喜歡這場戲。

最後河正宇和南韓探員韓石圭聯手搶救全智賢,在這過程中河正宇與全智賢相繼中槍,河正宇趕緊替全智賢止血。這裡也有一個特寫鏡頭,特寫全智賢用手壓著河正宇中槍流血的地方,但手在顫抖,由此可知儘管自己傷勢嚴重,也想替丈夫療傷止血,如果這段沒有台詞應該會更好。

2-3

全智賢飾演的妻子,是一個面臨困境都不吭聲的人,連孩子都無法看著長大,就要與丈夫離開平壤到柏林工作,定居柏林後漸漸和丈夫的關係冷淡,還要遵照使館上司的命令,私下做自己不願意的事情,是誰都會開始厭倦,口氣自然不好。當丈夫懷疑妻子是間諜,結果是誤會,這對妻子會是何等的人格傷害?輕聲細語、時常低頭、不直視丈夫,全智賢用肢體和表情,把一個苦命嬌妻無可奈何、無言以對的情緒詮釋得十分動人。

導演利用這對關係緊繃的夫妻增加故事的趣味性和懸疑,表面上情報員互相追殺和背叛、販賣情報,私底下男女主角的關係也暗潮洶湧,不只是諜戰的危機,也是婚姻的危機,全智賢在《柏林》美的不可言喻,有種冷冷的靜態美感,恰巧符合電影的調性,和前陣子《神偷大劫案》的形象差好多啊!

2-4

廣告

發佈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