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化第八回:地下室震撼!突如其來的金色雙眸(之一)

一個探頭,左顧右盼,月飛緩緩地把頭伸回門內,並且轉向五毛點頭示意「行動」。在涼風與墨色交織的夜晚,兩道人影閃映在牆上,沿著牆面經過研究中心外的花圃,他們踩著輕巧的步伐慢慢前進。

「哎,這邊。」

對月飛和五毛來說,這種行動簡直是家常便飯,迅速離開、不留痕跡根本不成問題。兩人的位置已經距離中心越來越遠,漸變兩個模糊的黑點。

「嗯!?」逃亡的半路上月飛忽然將頭往後一轉。

「阿飛,怎麼了?」五毛問。

「我們已經被追蹤了……」敏感的月飛悄悄說道。

「什麼?怎麼會?難道會是那個叫比特的傢伙?」五毛驚訝地問著。

「不清楚……總之我們先找個地方躲藏,快!」月飛說道。此時五毛的目光集中在一棟純白色的大樓上,並看見大樓地下室停車場的出路口鐵門恰好開啟,一台高級的跑車從裡頭緩緩駛出。

「阿飛,那個地方你覺得如何?」五毛指向那個大樓的地下室。

「NICE!感覺就是一群有錢人住的地方!」

「哈哈哈!到時我們偷台捷安特逃亡,那感覺也挺有品味的嘛~」五毛笑著回答。

「五毛,你是想說保時捷吧?捷安特只出產腳踏車而已吧……」月飛一臉無奈地看著五毛繼續說著:「我可不想逃命時還這麼講究環保。」

於是兩人趁著地下室的鐵門尚未完全關上時,兩個側翻紛紛滾入地下室停車場,五毛一進入停車場立刻找到電燈開關,並且全部關閉,現場僅剩下微微發光的緊急出口照明燈。

「如何?」五毛緊張地問。

「跟蹤我們的人應該也進了地下室。」

「現在一片漆黑,他一時之間也摸不透我們的位置在哪。」

「你說的沒錯……這裡車子這麼多,我想對方也猜不出來我們要偷哪台車子離開,首先我們必須規劃好路線,到時油門一踩就直接衝出去。」

「好!」

月飛與五毛壓低身子在車陣中來回穿梭將近五分鐘,企圖擾亂跟蹤者。此時月飛在一台車身旁停了下來,示意要五毛開始動手,於是五毛從口袋中摸索能夠「使用」的工具。不出幾秒後五毛將車門征服了。兩人上車後,輕輕扣上車門,五毛破壞方向盤下方的鎖孔,拉出兩條電線毫不緊張地過著電。

「噗嚕嚕嚕嚕嚕……」車子順利發動!但沒有想到的是,在車子發動的同時,地下室裡的大燈也忽然全開!

瞬間燈火通明讓五毛眼睛睜不開來,右邊的月飛則是陷入了驚恐。因為他以為自己眼光獨到,即使在黑暗中也能選中一台黃色的保時捷,但是沒想到自己現在正坐在一台中古黃色計程車上。

然而當他們習慣了燈光後,追蹤他們的人也現蹤了。那人直挺挺地站在兩人的面前大約二十公尺處,雙眸發出令兩人熟悉的恐怖眼神,是比特!比特那雙比地下室日光燈管還亮的眼睛開始接近他們。

「為什麼要逃?」比特慢慢前進,開口問道。

「糟糕!真的是他……」五毛瞬間冒出了兩三行冷汗。

比特持續走向兩人,口中依舊問著一樣的問題:「為什麼要逃?」

「管他的!衝出去撞他!」月飛內心的緊張感莫名竄高。

「不行!他會掛耶,阿飛!」五毛緊緊盯著前來的比特。

「五毛!他可不是普通人!他是能夠幹掉那兩個怪物的人啊!」月飛喊道。

「啊…………」五毛難以決定,困擾地吼出一陣怪聲響。突然月飛又喊道:「喂!五毛啊!快啊!他快接近我們了耶!」

「啊!管他的!」五毛一鼓作氣,油門奮力緊踏,駛著車子死命地往前衝刺,輪胎轉得在地板上連續發出「機機」的磨擦聲並冒出陣陣白煙。

比特看著車子奔馳而來,停下了腳步。除了毫無彰顯驚恐的樣子,雙手還不疾不徐地摸進夾克兩側的口袋,接連拿出鑰匙、眼鏡和一把美工刀……,最後右手持著刀子,左手將其他物品放回。這時,他的瞳孔閃現了亮澄澄的黃色,美工刀的刀片赫然變長近乎超過一公尺長,且其質地更加堅硬,握柄也變得厚實,儼然是一把細長鋒利的長劍。

「哇靠!那是怎樣?」眼前的景象把月飛嚇得把頭往前湊仔細觀看。

「衝啊!」五毛仍採緊油門,儀表上的指針越來越高。

「……」比特扭動著脖子,右邊,左邊。

一個側身對著車子,做出酷似妮妮打高爾夫球的擊球姿勢,不時看著前方,而車子距離比特大約只剩下兩輛車的長度……只剩兩大步!

一大步!

這一瞬間,比特手持著長刀由下而上,不偏不倚從計程車的中間切成兩半。刀身與鋼鐵之間磨擦出來的火光,閃爍方圓十幾公尺,映照著比特、映照著月飛和五毛那兩張像是偷情被抓包的驚恐表情。

由於車子保持原先的速度,被分為兩大半之後,兩半各自向著右斜方和左斜方持續滑行,直到撞上牆壁發出轟然巨響。巨響過後,樓上的住戶們開始騷動,議論紛紛,有些準備尋找聲源。

「啊……啊啊……」五毛嘴角冒血流至下巴,多處擦傷,痛苦地爬出車子,整個身體抖動不停。

「啊啊啊啊……媽的……」月飛也不例外,而且更多挫傷,只能匍匐出來。

比特拂去褲子上的灰汙,調整領子,慢慢走向五毛,喃喃自語:「無能……」五毛使力抬頭看著迎來的比特,眼角正在搜尋能夠充當武器的物品。

「既然你們這麼直接地拒絕,」比特握緊長刀,單手扣抓住五毛的脖子,輕鬆抬起,並且繼續說道:「那只好將晶片回收了。」

正當比特要揮動長刀時,五毛拿著剛才在地上隨意拾來的車體碎片,想往比特的臉頰劃去,不料比特即時閃避攻擊。一瞬間,五毛發現,比特原本閃耀黃色光芒的眼神,變成藍色光芒。

「哼。」比特再度用力握緊五毛的脖子,讓他更加難以呼吸,滿面通紅。話說完,他再次揮動武器。

「五毛!!!!」另一頭的月飛跨出一步,也突然往五毛的方向飛身過去,速度比起平常快了好幾倍,撞得比特被迫放開五毛,向前方彈去,比特的全身埋入一台賓士轎車內,車用警報器嗡嗡作響。

月飛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早已身在五毛的旁邊。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震驚了五毛。

「哇……阿飛?你……」五毛看著月飛的眼神非常詭異。

「怎樣?沒事吧?」月飛沒有注意五毛說話,眼神緊盯被撞飛的比特,不過仍露出撞擊後疼痛的表情。

「阿飛……你的眼睛……睛……變成藍色的耶!」五毛抖著食指說道。

「廢話!我的眼睛本來就是藍色的啊!」月飛看著比特站起身。

「不……不是啦!是像之前藍眼怪物的……的那種亮藍色!」五毛訝異地解釋。

「什麼?你說什麼?」月飛這時才被五毛的話語引起注意。

「你自己看!」五毛拿了破碎的左後照鏡給月飛。

「看!我真的變白痴了耶!」月飛的眼睛瞪地很大。

──第八回未完

廣告

發佈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