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化第六回:爆裂雙俠

又過了半秒,緊抱著五毛的紅眼怪物也被剛才赫然閃出的白色身影,擊出了巷外。

「五……五……五……五毛……」

月飛想將自己的身體撐起,但無奈傷勢過於嚴重,雙手根本不聽指揮,使勁吃奶力氣卻只能微微呼喊五毛的名字,最後逐漸失焦的一切,掉入黑暗。

※※※

「剖」地一聲,一記右勾拳厚實地打在月飛已經鼻青臉腫宛如豬頭的臉上。

「快說!你是那個單位派來的?是來收集情報的是吧?」身著深綠色軍服,將一頭秀麗長髮挽在軍帽裡的艷麗女軍官正坐在月飛面前質詢道,穿著短裙的她,美麗雙腿不斷地交錯擺動,讓月飛鼻血流更甚。

「小姐……」月飛向下吐出一口深紅鮮血,又抬頭看著那個女軍官說道:「妳內褲露出來了。」

「他媽的!」站在月飛左邊的一個軍官又揮向月飛一拳。

「長官,我看他是不會說出口的,乾脆把他殺了!」右邊的軍官身體轉向女軍官說道。

夜色幽幽十分詭異,而且伴隨濃濃的肅殺氣息,就連蟲禽似乎都感受到這股無形的壓力而性趣缺缺沒了鳴叫。執行諜報任務的月飛在一不小心行蹤曝光的情形之下被敵方基地中負責指揮的最高女軍官給逮個正著。

九月中旬的一個夜晚,月飛、五毛和大頭三人,執行一項潛入敵方軍事基地的偵察任務。月飛為此小組的小隊長,命令五毛與大頭在外頭留守,自行一人潛入軍事基地蒐集相關情報。原本任務過程都沒有任何大礙,但是就在最後潛入大倉庫的階段時,月飛不巧踩到正在熟睡的軍犬尾巴,一時之間犬吠大作……

「等等!不要殺我!我說我說!我說就是了!」月飛見到左方的敵方軍官伸手探入衣領內似乎想拔槍,於是趕緊回話。這時女軍官起身走向月飛。

「唏唏嗖嗖……」

「什麼?」女軍官問道,並將臉更貼了過去。

「唏唏嗖嗖……」

「說清楚一點!!你是被打到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嗎?」女軍官破口大罵更將臉貼進月飛,彼此之間的距離大概只剩下五公分左右。

忽然之間月飛把臉往前一湊,就直接吻上女軍官,甚至還把舌頭吐了出來,女軍官被這突如其來的「襲擊」嚇了一跳,不過竟然也讓他持續了十秒鐘後才一巴掌打偏月飛的臉頰。女軍官被月飛這一吻捉弄的又羞又好笑,但發現其他的部下看到後暗自偷笑的模樣,立刻收起害羞的表情,氣得拔出刀抵住月飛的臉龐。

「你這張賤嘴不割下來難消老娘的火氣!」女軍官右手持刀、左手擦嘴罵著。

「好好好!我說!」月飛盯著短刀,又假裝恐慌地說道。

「我的任務……其實是……」月飛瞄到左邊揍他的軍官握緊拳頭,似乎準備再來一拳。「……潛入這邊取得妳的香吻……所以我算是 mission complete 了!」

不出月飛所料,拳頭又來一個撞擊,隨後更是一頓毒打。經過一、兩分鐘的折磨,他們停止動作,稍作喘氣,月飛則是連同椅子一起倒在地上虛弱地說著:「小姐……妳不覺得這樣糟蹋一個帥哥會有報應嗎?」

「真是太浪費我的時間了!」女軍官說完,立時把短刀狠狠刺進月飛的大腿,讓月飛發出慘烈的叫聲,血液開始蔓延。她接著說道:「不管他了,把他殺了吧!」

女長官拿起椅背上的軍服外套披在身上,左手揮了幾下並交代一些事務就走出倉庫,幾個士兵跟了出去。左邊的軍官緩緩走向月飛面前,握住短刀的刀柄,不時轉動著,並說道:「混蛋!你敢強吻我暗戀的大姊頭,我不會讓你這麼好過的!」

此時在倉庫後方的小山丘出現了一個人影。

「大頭,裡面總共有幾個人?」五毛按住耳機,輕聲地說著。

「嗯……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很靠近隊長。」大頭趴在另一頭的山上,利用手腕上的熱源體感應器觀察。

「一分鐘後等待我的指令。」五毛正在往倉庫的方向移動。

左邊軍官接連毆打月飛數多拳,流血不已。

「唉,差不多了,殺了他吧。」右邊軍官又揍了一拳。

「哼哼哼……」左邊的軍官退後幾步,從右腿上的槍套拿出手槍。

就在左邊軍官把槍上膛,抵著月飛的額頭時,突然倉庫上頭的玻璃被槍擊打碎,一個人藉著鋼索自空中垂直滑了下來。

「咻!咻!」兩個滅音的槍聲由上而下發出,那兩名敵方軍官馬上倒地,皆是額頭中彈,接著大聲命令:「大頭!就是現在!」

大頭一收到指令之後,啟動先前月飛與五毛在整個區域埋藏安置的炸藥,接二連三地爆炸,一夕之間產生了無數的火光和黑煙,混亂一片,警戒的鳴笛瞬間迴響整個據點。

「怎麼回事!?」女軍官驚呼起來。

「報告長官,基地四周皆被埋藏炸彈,敵人數量目前無法估計,請長官先行搭機離開!」身旁的軍官緊急著回報。女軍官點頭之後,在眾多士兵的護衛下,朝直升機的位置移動著。

「哈!阿飛~你變帥了!」五毛一邊諷刺,一邊鬆開綁住月飛手和腳上的粗麻繩。

「媽的!你的審美觀我一直很不敢恭維!」月飛小心地將短刀拔出。接著說:「這下你真的要給我一千元了!」

「不會吧!?你真的……」五毛瞪大眼說著。

「我是吻到了沒錯~但這女人居然他媽的沒刷牙!所以你要多給我五千元的精神賠償費!」月飛氣呼呼地說著。

「好了別廢話,走吧!」五毛把粗麻繩擱置一旁看看他的腿傷,接著皺起眉頭又道:「你應該可以吧?」

「這才是廢話吧!」月飛隨便拿了一塊破布裹著傷口,隨即撿起地上的點四五手槍。

二話不說,五毛發力推開大門!

「呯呯呯呯呯呯……呯呯呯……」槍聲四起,月飛和五毛向外殺出一條血路。

「右邊!」五毛手持卡賓步槍,對準月飛右邊的三個士兵開槍。

「小心!」五毛看見月飛的後方出現四名士兵,原本扶在槍托的左手,馬上掏出左腿上的手槍架在月飛的肩膀上,瞄也不瞄地憑感覺直接射擊,百發百中。

「喂!五毛!我說過多少次了別在我耳邊開槍!耳屎都快被震出來了!」

「幫你挖耳屎還嫌啊?」五毛回嗆。

「他們快要上直升機了!」月飛看著遠方,對著後方的兩個士兵開槍,眼角餘光又發現一名士兵,把腰後的短刀朝他投射過去,刺中頸部。

「逃不了的!」五毛說完隨後用無線電通知:「大頭,第二階段!」

「收到。」大頭按下第二顆按鈕,圍繞在停機場的塑膠炸彈剎時爆炸,大火再次散開!敵方直升機在這瞬間全部炸毀,連同準備搭機的女軍官與士兵們葬身火窟。

「報告,目標摧毀!」大頭回報。

「很好!」五毛接著說:「阿飛,我們準備逃出去吧!」

此時又有敵軍來襲!

腿上有傷的月飛依舊做出一個漂亮的側空翻,用手伏地穩住身體,馬上向前開了數多槍,隨即再從前面已死的士兵手中搶走 AKM 步槍;五毛以微蹲的姿勢,慢慢移向前方的大箱子,探出一半的頭觀察前方,發現迎面來了一群大約幾十人的軍隊,於是向著月飛大喊:「掩護我!」

「好!」月飛也看見那幾十個士兵。

月飛換了步槍的子彈,迅速地找了另一個箱子充當掩護後開始掃射。五毛順勢從右側切入,一同射擊,直到彈藥用盡的那一瞬間,五毛摘下腰上的手榴彈,向前投擲。

此時敵方的士兵在出入口上建立防線,企圖困住月飛與五毛,部分士兵整裝迎擊月飛和五毛,槍聲依然不斷。兩人不費吹灰之力,快速又俐落地解決敵方士兵,以寡敵眾。正面槍戰,近戰博鬥,暗中刺殺,敵軍就像是月飛和五毛用來娛樂的對象罷了。

槍聲依然不斷……

「阿飛!我手槍快沒子彈了,你有嗎?」

「有!」

「有就快給我啊還『有』!」五毛大罵。

「在我手臂裡,來挖吧。」月飛扶著手臂苦笑著說。

「靠你中彈了!!」五毛轉頭望著月飛大喊,一剎那沒有注意到有五、六名士兵突然衝出來,也被射到了肩膀和屁股,發出哀嚎。

「糟糕!!」月飛拚命地拉住五毛,不時開槍掩護。

遍體鱗傷的他們,只好再往牆的另一頭撤退,以免遭到不長眼的槍擊。這時月飛問了五毛:「唉,沒事吧?我只有被老師打過屁股沒被子彈打過屁股耶。」

「靠!你還有心情跟我五四三,現在該怎麼辦啦?」

「按照我的估計,這邊原本有五十幾個人,現在應該只剩不到二十個吧?」

「你要繼續?」

「當然,不過二十個對我來說會有點吃力,況且你的傷……」

「呿!別管我的傷,你有甚麼計畫?」

「待會我們利用這面牆的陰影處從左邊偷偷襲擊,再沿著……」

「……沿著那邊連棟的房子過去,然後直達指定地點?」

「沒錯!就是這樣。你準備好了沒?」

「反正死不了的,你要拼,我當然要跟你拼到底!」

「會怕不是好兄弟!」

「只怕遇見好兄弟!」

由於五毛的行動受到槍傷影響,所以他跟在月飛的身後;而月飛雙手拾起角落邊的其中兩把衝鋒槍,並且確認子彈數量。

兩人一前一後互相照應,迎面而來的是眾多敵兵。雖然受了傷,但兩人不失剛才的威猛,一槍解決一個,盡可能地沿著障礙物,慢慢接近敵方的封起來的出入口。而就在打破敵方防線的時候,一名敵方的士兵閃出某個高處的窗口,試圖使用飛彈發射器。

「五毛,兩點鐘方向的高處!」月飛除了緊壓著扳機,也注意到了那名士兵的動靜。

「收到!」五毛解決掉前方柱子後的幾名士兵後,很快地將瞻孔移向他開槍射擊。

不料,隨後又出現了更多砲兵,準備轟炸月飛和五毛。

「五毛!小心啊!」飛彈都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

月飛雖然知道五毛因為全身結實肌肉的關係,「噸位重」地相當離譜,但情急之下,還是硬是把他背在身上,往前奔跑,但沒有幾步,五毛的重量對於月飛腳上的刀傷終究造成影響,腳步蹣跚了起來。

「轟隆!」炮擊爆炸震波衝擊了兩人,以致摔落在地上。

「咳咳!五毛,你先往躲在那個陰影處,剩下的交給我!」月飛強忍疼痛,用右手撐起身體,死也要保護五毛。

「小心!」五毛舉起槍射殺月飛身後的士兵。

「他們受傷了!快!殺死他們!」敵方士兵吆喝著:「他們在陰影的下方!」

「交給你?別開玩笑了,」五毛勉強微笑,又說道:「你一個人是死定了!想活命的話唯一的辦法就是我們兩個豁出去!」

「媽的…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你說得對!」接著說:「呵!只不過是來這裡勘查,現在卻搞得像在打仗……」

月飛一說完,連忙將五毛扛起來,互相點頭後,轉身向前展開最後生死一擊。此時,兩人的耳邊充滿著槍聲,震撼一枚接著一枚,彷彿靈魂都被震出了身軀,腦袋一片空白,最清楚的,是那沒有間斷的槍聲。

槍聲依然不斷……槍聲逐漸減弱……槍聲完全消失……剩下那拂過的涼風。

「噠噠噠……」直升機的聲音開始蓋過風聲,緊接著是一陣陣急促的腳步聲。大頭和其他分隊趕到了現場支援,全部的人看到眼前這個景象,沒有一個是不瞪大眼睛的。

月飛和五毛互相搭肩,蹣跚地走出據點,走出各處坍塌、彈孔遍布、彈殼滿地、火焰燃燒、黑煙團繞和……不剩一人的據點,如果不包括月飛和五毛。

「隊長!隊長!你們沒事吧!?」大頭走向前面扶著他們兩人。

「月飛五毛!!又是你們這兩個王八蛋!這下子我該如何向上級稟報?」從直升機下來一身迷彩軍服、身形肥胖外加啤酒肚的中年男子,對著月飛和五毛破口大罵。而他們卻只有以微笑以及舉起發抖的右手敬禮回應,看來是月飛與五毛的長官。

隨後兩人躺在擔架上被送上直升機,坐在一旁的啤酒肚長官沒有停止碎碎念:「這次的任務是要你們蒐集敵方的情報以便進攻佔領之用,沒想到搞到最後你們竟然就直接炸了對方的基地!」

「呼~呼~~阿 Sir,反正遲早都要佔領,咳咳~不如現在就炸掉不是省事多了?呼~」帶著氧氣罩的月飛,模仿黑武士的語氣向長官說著,一旁的五毛則是笑聲回應。

「還有心情耍寶?你們這對『爆裂兄弟』不知道這樣做是要受軍法處置的嗎?」

「耶?爆裂兄弟?這稱呼不錯,不過好像小孩在看的卡通影片。」月飛說。

「那麼就叫做『爆裂雙俠』怎樣?」五毛回應著月飛的話語。

「OK!這個好!聽起來還挺帶勁的!」月飛笑著說。

「喂!你們這兩個傢伙到底有沒有再聽我說話……喂……」長官生氣地說著。

之後啤酒肚長官又說了些什麼?罵了些什麼?月飛與五毛全都聽不見了。眼前長官眼紅暴怒的模樣漸漸模糊……漸漸化成一位可愛小女孩的臉龐,這小女孩臉上帶著十分甜美的微笑……

※※※

「哇!博士~他們醒過來了!」小女孩高興地呼喊著。

「很好。向日葵~這幾天來妳辛苦了,再來就交給我和比特叔叔,妳先到房間去練習微積分吧!」

「嗯!」 小女孩離去的腳步聲相當輕快。

意識逐漸恢復,全身疼痛的感覺也開始蔓延,他們一臉痛苦地各自坐起全身包覆繃帶的身子,月飛打算回想昏迷前的種種記憶,卻怎樣也想不起來,唯一想起來的就是那段剛剛回憶起過去的夢境。那麼這裡是哪裡?剛剛的小女孩又是誰?這個時候在兩人的面前出現熟悉的人影──畢博士以及他身旁的助手比特。

「嗯……兩位萬事包先生……喔!應該是月飛先生和五毛先生……非常感謝你們出手相救。」畢博士說道一半,馬上更正自己的話語,讓兩人對看一眼。他接著說道:「不過接下來,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需要跟你們兩人說明一下……」

──待續

廣告

發佈留言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